(编按︰上图为资料图片,与下文提及案件无关。)

「鬼叫你穷呀顶硬上」是不少香港人挂在嘴边,作为一句鼓励的说话,实在令人相当有干劲,背后却是将贫穷视为个人责任——你穷,就要自己解决。

早年笔者在外地游学,遇上一位来自挪威的同学,甚为投契;大家由风土人情,讲到社会面貌;她说过的一句,让我至今仍记忆犹新︰「我们国家的失业救济,只能保障他们的基本需要;但他们想买罐可乐都买不起,我觉得很羞愧。」

在香港说这样的话,她可能会被视为一枚「左胶」,然而她是来自那个被评为全球最快乐国家的一位少女。这番话她说得相当理所当然,而这就是她一直被灌输的理念︰贫穷,不只是个人的不幸或不努力,社会结构也是造成贫穷的原因;因此为有需要的人提供足够的福利,理所当然是政府和社会的责任。

回看今天的香港︰日前发生八旬老翁涉嫌谋杀久卧病榻中风妻子伦常惨案,丈夫的弟弟指,如果有「安乐死」,他的兄长就不用走到那一步;然而,在香港这个竞争力第一的社会,是否可以做得更多,让有需要的人,不用走到「死」的那一步?

正如有议员所言,这案表面上是家庭暴力——丈夫夺取妻子的生存权利——背后却反映更多的社会问题︰政府对长者、长期病患者、照顾者以及低收入人士的支援是否足够?涉事的老翁需独力照顾中风的妻子,即使对一位壮年人来说,体力和精神上都是相当大的负担,更何况是一位八旬长者。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指出,现时社区设有日间护理中心及综合家居照顾服务,可助病人及照顾者扩阔社交圈子和有休息的机会,但两种服务的轮候时间至少在半年以上。

其实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委员早已于2001年的审议结论中,对香港长者的退休保障及社会保障制度提出关注︰「委员会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普遍和令人无法接受的贫困现象表示严重关注。委员会尤其关注的是,大量老年人依然处于贫困状态,无法切实有效地利用社会服务……香港特别行政区缺乏确保制定和执行全面、综合、一致及切实有效的除贫战略所需的充分的体制安排」(2001年,第18及19段)。

事隔16年,仍然出现年迈照顾者要杀妻的事件——而且是居住公屋,亦曾申请有关社会服务的长者——即他们并非难以被追蹤的「隐蔽长者」,仍然因身处困境求助无门而走上绝路。在香港这个所谓竞争力最高的社会,政府的福利机构对这些长者、长期病患者和照顾者的支援竟是如此不足和被动,以致出现这些悲剧。

身为香港人,这比竞争力下跌更令人羞愧。我们的政府坐拥丰厚的储备,难道就不能增拨资源,让福利机构能为长者和弱势群体提供更主动的服务?这个社会上不应有人因为困苦无助,而要走上死亡的这一步。

参考资料︰苹果日报() 照顾病患耗体力须包容

相关文章︰

逢星期二徒步6小时,只为了「吃垃圾」的老人家世上没有不幸的人,只有没有选择的人 一个人落得贫穷下场,真的只是「个人问题」?